文史資料

回不去的“老西?工”,往事重提

發布時間:2018年04月27日

西工,在洛陽的歷史地位十分顯赫,這里曾長期是洛陽的心臟。
話說西工,翻開歷史,可追溯到西周。成王五年,周公營造洛邑,建城有二,東曰成周,西云王城。成周城所在,東漢因之,魏晉又襲之,就是現在的漢魏故城。王城在東周之后曾長期遭到廢棄,到了隋朝,楊廣南望伊闕驚嘆“:此非龍門耶?自古何不建都于此?”,隨后便命宇文愷在周王城附近建造東都。當今的西工之地又一次成了國家的中心,一直到晉高祖石敬塘天福三年。細數之,先后有東周、隋、唐、后梁、后唐、后晉等六個朝代、30個帝王先后在此建都而君臨天下。

2005年的西工游園和市政府

民國三年(1914年)~民國九年(1920年)的六年中,經歷了北洋政府在洛陽老城以西這塊荒蕪人煙的“西工地”修建起設施完備兵營(簡稱“西工”)后,它又一次成為當時洛陽城的核心區。后直隸軍閥吳佩孚以直、魯、豫巡閱副史的身份進駐西工,并在原有的基礎上大興土木,對兵營進一步擴建;修筑道路、修建營房,使原先由267萬平方米、5000余個房舍的規模擴大到677萬平方米和1.2萬余間的大型建筑群。1923年河南省長公署遷駐西工,洛陽第一次成為河南省省會。1939年秋,河南省政府再次遷駐西工,洛陽第二次成為省會。

吳佩孚司令部遺址

說起西工,繞不開“老吳家”(吳佩孚軍營)的那些事。西工就是因為吳佩孚的大手筆造就了今天的行政區域形成。當今洛河邊的老吳短橋,暗隱著民國故事

當今西工還有不少的“老吳家”所留之遺址。老吳橋處于區中心正南1~2公里的洛水河畔、司令部設在今天中州路和解放路交匯處東南角(原西工區委辦公大樓后)、凱旋路與解放路交匯處西南角(原612、現空空導彈研究所院內)保留著吳大帥當年的閱兵臺;今天王府井商場對面的時代廣場(蘭空汽車團)、5408廠及家屬院、原3831部隊和人委院、612、613研究所的辦公和生活區域全是“吳家兵營”的宅院。河科大二附院(原洛專醫院)所在地和空軍72倉庫是吳佩孚當年的飛機場,60年代初期飛機場內還有數架飛機在里面停放。四周鐵絲網圈成的圍墻和大門有部隊戰士分別值守,周圍一片農作物任性的生長。據歲數大的老者講:洛專醫院和空軍72倉庫原為同一個機場,因上世紀五十年代修市區通向火車站的金谷園路才將它一分為二;路西那塊地后來建成當時洛專醫院、路東的飛機場內在1979年前還停有數架飛機(但未見其騰空飛行場景)。洛陽剛解放時,城內除吳佩孚軍營外基本全是莊稼地。金谷園路兩旁莊稼地歸金谷園村;地委辦公樓、地委家屬院(現西工區委辦公樓、金城賓館、市府西家屬院)和王城公園以東到市二院、613研究所圍墻以外全是西小屯村的大片土地按季節種植著不同種類的農作物常年如此。以后陸續有了軍分區和市政工程處等建筑的;再以后就有了王城路和凱旋路,城市輪廓才初步形成框架。 

從1932年日軍進攻上海開始,洛陽的西工幾度成為當時國民政府、國民黨中央黨部、國民黨第一戰區長官司令部華北戰區指揮國民抗戰的政治、軍事中樞。洛陽在1948年被第二次解放時,整個城區到處是“殘垣斷壁、滿目瘡痍”破敗景象。原有城門被炸毀、城墻被火藥炸塌,城內古跡被戰爭破壞,城中大片房屋被夷為平地。從1948年到1955年7月,經過數次行政區劃,西工區與老城區合并,一年后更名為洛北區。1975年11月恢復西工區建制。到2012年時,西工區總戶數為10.65萬戶,總人口33.39萬人。男性人口為16.8萬人;漢族為主,主要少數民族有回、滿、蒙古等族,總面積55.95平方公里。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洛陽市最高建筑為洛陽面粉廠15000噸的立筒倉,樓高八層,是當時洛陽“第一巨人”(當時九層樓還沒開建)。

洛陽面粉廠15000噸的立筒倉

九層樓,曾經的洛陽第一高樓

第二高度為原市政府辦公樓(五層);第三高度為百貨樓、郵電局、工商銀行、國際旅社(四層) ;它們職能各異、相互配套、整合成為一個功能完善的城市核心建筑群主體。

1980年代的百貨樓

1980年代的郵電局大樓

1980年代的工商銀行大樓

1980年代的國際旅社大樓

1980年代的中路路(百貨樓段)

這些建筑和西工小街、迎賓館(從國際旅社分離出來)、興華樓浴室、三友理發店、上海劇院、洛陽酒家、洛陽火車站、西工電影院、玻技校、洛三中和新華書店同時代應運而生。

火車站

1956年8月,由上海內遷到洛陽的“金龍”、“永定”、“德勝”3家理發店合并后,名之為“三友”理發店。 

文革后百貨站、旋宮大廈和工貿中心等現代建筑相繼拔地而起,于是一個功能互補、互不重迭的商業圈業已成形,成為當時洛陽最繁華、購買力最為集中的商業中心。外埠和本地顧客在當時收入不充裕的情況下能到此消費也是一件快事。到銀行取點錢、理個發、洗個澡、看場電影(看戲)臨回家前買點中意商品或再來一頓特色餐飲實在有個好品味…...一站式服務享受一次性滿足,這是當時不少家庭追逐的理想生活節奏。西工獨家優勢地位在洛陽商界多年無人能撼。 

原名工業品貿易中心(現名為工貿公司),位于旋宮大廈東。它最高處原有四個大鐘(東、西、南、北方向各一個)。因為大鐘是靠電為動力,當時市區經常停電,它也只能走走停停。老百姓為此編一歇后語:“工貿中心的鐘一一沒點”。 

我們從1980年后開通的公交8路車行車路線可以把當時西工段的道路交通狀況做以準確描述——凱旋路西行經玻璃廠路只能繼續向西,玻璃廠路向南是只有一米多寬的土路延伸到洛河北岸。百貨大樓家屬院(土坯結構平房)是這條小路及周邊明顯的地標,小路兩旁全是西工大隊種的莊稼。

8路公交車行至王城路必須左轉向南,因為凱旋路再往西是1~2米寬的田間小路;到九都路后只能西行,因為王城路與西工體育場之間道路還沒打通。

在澗東路和凱旋路交叉路口南側有一個“地委游泳池”,它給我童年增添了不少樂趣,我的游泳技能就是在那里學會的。當時西工僅有的兩個面向社會開放的游泳池,一個在周公廟,另一個在王城公園,在文革開始后不知何故也不再開放。這個地委游泳池的四周全是玉米地,不了解情況的人們還真不知道這個地方有這么一個“世外桃源”,美中不足的是水的質量實在不敢恭維。還好的是,這個游泳池也沒人收費,什么手續不用辦就可下水操練。一到夏季,我們院的小伙伴們便三五成群地趕到地委游泳池來過過癮。

在西工還有一個游泳池的情景與“地委游泳池”極其相似。四周同是農村莊稼地,只有一條不足一米寬的土路與泳池相通,沒有熟悉情況的人帶領,你絕對找不到那個幽密的地方。這個泳池的規模還可以將就,四周路面沒有硬化,水質臟、混濁,也沒專人管理等,說了半天,是哪???告訴你:“紗廠游泳池”!

市二醫院西南角有數間土坯房開設的小客棧,在當時非常有名氣,大家叫它:“土崗旅社”。文革前公交車1路(101路線)和2路(103路線)售票員報站名“土崗到了,有到二院去的乘客請您在此下車”。市二院成立于1950年6月,前身是解放軍第64預備醫院,后轉為地方醫院。按衛生系統排序慣例命名為:洛陽市第二人民醫院。當時二院也是依托“吳佩孚兵營”開辦起來的綜合性公立醫院,院內清一色青磚青瓦和帶前沿走廊通道的營房。不論醫院什么歷史,因為土崗太過熟悉了,老百姓叫順口就稱之為“土崗醫院”了。

到了土崗不得不順便提一下王城公園。小時候一到寒、暑假,我便把到那里游玩作為首選目的地。還別說那里可玩的項目還不少,各類科目玩一遍下來還真有點累。當時對公園的真實感覺是面積大,有轉椅、滑梯、秋千、吊橋等玩耍的地方,還有老虎、獅子、狗熊、大灰狼等稀有珍稀動物供我們近距離觀賞,但我最喜歡那里的猴山和里面的頑猴嬉鬧的場景。當時如給我一天時間去公園玩耍,肯定大半天時間會在猴山前度過。那時玩起來那么愜意、那么盡興,童心在那里釋放得那么徹底。我現在回想起當初大人每張門票為五分,小孩票好象是三分。

王城公園內的動物園在全市僅此一家,今天的那里仍是孩子們游玩的首選目的地。昔日年輕人談情說愛的“青年島”己變成獅子、老虎和猴子的“豪宅”了,呵呵!現在一到節假日,多少家庭為了下一代的茁壯成長和上一輩老人的健康長壽,大家都把公園做為自家的后花園去踏青、賞花、散心度假。它陪著我們這一代人從幼年、童年、少年、青年、壯年、老年,甚至是耄耋之年,一步步走來。事過景遷,不勝唏噓!我們不遺憾,畢竟也擁有過曾經的過去…...

洛陽城市區地理特征是南北窄、東西長,呈狹長帶狀,而西工又在城市的正中位置。文革前這里只有中州路這么一條完整的東西通道,像九都路、唐宮路、紗廠東西路和凱旋路還都是“斷頭路”。雖然過去的老西工不大,但留給我們的記憶卻是太多太多......

今天,回想起老西工,真可謂是唏噓滿腹。西工的那些老建筑有的已經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現在和很多年輕人說起,他們會很茫然,還有一些老建筑或正在消逝,或將來要消逝......這就是歷史的蒼涼之處吧。

上海旅社就是國際旅社的前身,位于王城廣場西

今天,想起曾經的那些老建筑,我們會悵然良久,面對即將消逝的老建筑,又像送別一位故人,無可奈何又心感惋惜。之所以有這樣的情愫,我想,那是因為我們的青春歲月鐫刻在這些老建筑的身上。
西工,就像一只蒼健的雄鷹,翱翔在我記憶的天空!

上一篇:快看看人民政協這40年都發生了什么?   下一篇:關于西工小街的那些記憶
吉林科乐麻将